党群建设
您现在的位置:兴发娱乐xf187 > 党群建设 > 员工风采

亲历“7.11”嘉陵江特大洪水

2018/08/16   文/文华

发生于2018年7月11日的那场洪水将注定成为我们不能忘却的记忆。关于洪水灾害,在我以前的成长经历中,没有太深刻的记忆。1981年嘉陵江发生50年一遇的8.18洪灾时,我刚刚出生,毫无记忆,因而在我的脑海里,一直感觉洪水灾害离我比较远,不会发生在我身边。然而,意想不到却扑面而来。今年的 7月11日,一场历史罕见的特大洪水灾害,突如其来就发生在我的眼前......时至今日我的内心仍然有股莫名的躁动与低沉,挥之不去。 当日的情形,仿佛就在昨天。

7月10日的宁强,大雨整整下了一夜,清晨左右雨势稍微停了一些,至中午时分,云层中不时透出点点阳光和偶尔可见的一抹蓝天,一切都风平浪静。下午15点左右我和同事老李结束休假赶到巨亭生活区,准备投入到新一轮的工作当中。吃过晚饭后,19点我和同事老易乘车赶到巨亭水电站大坝替换上白班的同事,开始夜间的值班工作。此时水库泄洪已经持续了15个昼夜,当前入库流量940m?/s,距离水库建成以来最大洪峰2800m?/s还差的很远,我的心情很放松,甚至还和业主单位现场总指挥王总开玩笑说:“不经历个3、4千的洪峰流量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在嘉陵江上搞防汛工作的”。谁料,一语成谶!

7月10日22时左右开始降雨,绵绵密密下个不停。我打开“陕西气象决策版app”发现上游略阳谈家庄降雨量已达123mm,略阳其它乡镇降雨量也均已达到60—100mm左右,随即将这一情况报告了就在大坝现场值班的业主单位防汛总指挥王总。王总指示加强监测,并立即联系上游略阳水文站和葫芦头电站询问流量情况。相关情况很快反馈回来,略阳流量296m?/s。此时我们大多数人的心里稍稍放松了一些,做好相关的记录后,又开始关注起其他工作。23时收到汉中市气象台发布的暴雨橙色预警信号,外面的雨势也变得更加猛烈了。11日0时40分,入库流量达到1382m?/s,1时25分,入库流量达到1632m?/s,水库水位持续上涨,我立即将这一情况打电话报告给在下游燕子砭移民安置点指挥防汛的宁强县水利局领导,水利局领导根据这一情况作出了施工机械人员立即撤离的指令。看着不断上涨的水位,根据宁强县防汛办之前批复的最大下泄流量不超过2000m?/s的指令,我们分析预测后认为已经不能满足水库安全度汛的要求。经现场总指挥决定,立即向县防汛办提交新的泄洪申请,下泄流量按3000m?/s控制,随即启动“陕西黄河能源公司气象灾害专项应急预案”,03时29分收到宁强县防汛办同意按照不超过3000m?/s泄洪的批复。业主单位石来海同志立即将县防汛办的批复内容电话通知了下游巨亭镇政府和其他相关单位。我和老易立即按照出入库平衡原则将闸门开度进行了调整,此时原本已经稀疏的雨点又密集了起来,很快就变成了倾盆大雨,滂沱而至,等我们把每个闸门操作完毕回到值班室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鞋子里全部是水,雨势太大了,雨伞根本没有办法遮住。就在我们正准备将湿透的衣服脱下来用空调吹一吹的时候,又接到了总指挥的命令:入库流量快到2500m?/s了,赶紧把闸门再提升一下,加大下泄流量,保证水库安全。防汛安全第一位,我和老易二话没说,拿起雨伞又冲进了雨幕之中。闸门一点点提升,下泄的水流翻涌激荡,潮声轰隆,我的心中竟然还有一点点的兴奋,也许这是一种大战之前的那种紧张与兴奋的复杂情绪吧。等我们再次回到值班室,发现值班室内的气氛有点凝重,原来刚刚接到报告,进厂大门山体发生大规模滑坡大约有1000余m?,防洪门已经被砸坏和掩埋,进厂公路已经完全中断了。同时也收到了陕西省水文局的洪水蓝色预警信号:预计略阳水文站可能出现2500m?/s的洪峰流量(警戒流量3000)。根据经验推算略阳流量如果达到2500m?/s,再加上区间流量到达水库的洪峰流量就可能到达3500-4000左右。我们现场的每一个人都明白了:建库以来的最大洪峰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要进入水库了。“必须马上再次向宁强县防汛办提交申请,下泄流量3000m?/s已经不能满足水库安全度汛的要求了,申请下泄流量4000m?/s”现场总指挥王总再次下达命令。和县防汛办立即取得了联系,此时的县防汛办指挥部里县上主要领导都在坐镇指挥,我们的第二次申请很快批准了,此时已经是7月11日凌晨5点,入库流量已经2733m?/s,为了降低库水位,下泄流量达到3130m?/s,雨仍然下的很大,没有减弱的迹象。5点10分天已经微微亮,这时又收到了陕西省水文局的洪水黄色预警信号:预计略阳水文站可能出现3000m?/s的洪峰流量(警戒流量3000)。5点30分我接到了巨亭镇生活区房东老高的电话:“水已经漫进了街道,距离房子一层地面只有三步台阶了,水还会不会上涨?”我心里一紧当即回答道:“根据上游的水情,洪峰还没有来,流量肯定要加大,水肯定还要上涨,赶紧把大家都叫起来准备转移。”6点20分,再次紧急向宁强县防汛办申请加大下泄流量至5000m?/s。(根据这次洪水过后的数据表明5000m?/s的下泄流量也已经满足不了水库安全度汛的要求了,只是我们当时都没有想到后期的洪峰流量会这么大)县防汛办紧急会商后立即电话回复:同意视来水情况,按照出入库平衡原则进行泄洪,确保水库安全。6点25分水库入库流量突然增大达到了3436m?/s,我和老易马上将每个闸门的开度提升了一点,保持下泄流量3500m?/s左右。这时在巨亭生活区的同事发来了洪水漫过街道,漫进房子的照片,特别是地势较低的巨亭镇小学一层教室已经多一半淹没在洪水中的照片,一种震惊和揪心的感觉充斥着我,更多的是一种无力感,在自然灾害的面前,人类是多么的渺小和无力。大家都撤出来了没有?房子里的东西怎么办?然而容不得我多想,新的险情发生了,大坝左岸公路上汇集的洪流正滔滔不绝的流向厂房,大家纷纷拿起铁锹,迎着暴雨冲向了公路,开挖截流沟、堆沙袋,几分钟以后终于将这股袭击厂房的洪流堵截住了。7点30分陕西省水文局发布了洪水橙色预警信号:预计略阳水文站可能出现4600m?/s的洪峰流量(警戒流量3000)。经过测算,预计巨亭水库入库洪峰流量将达到5980m?/s,超过10年一遇的洪水标准(5340m?/s)。7点45分陕西黄河能源公司发布了超标准洪水应急预案。8点54分移动通信信号中断,只有通过wifi信号用微信对外联系,从留在巨亭生活区的同事发来的微信中获悉:他们已经安全撤离,目前正在帮助卫生院转运病人转移药品。9点30分,入库流量4039m?/s,根据指令我和老易再次将每个闸门开度进行提升,正在我们紧张操作的时候,突然接到通知上游有一艘失控的采金船正顺江而下漂来(长33米,宽7米,近百吨)。一瞬间,所有人的心情都沉重起来,谁都不知道在汹涌的水流下上百吨的船只撞击到大坝会产生什么后果,闸墩估计可以承受,闸墩间的坝面可能会撞碎,闸门可能会撞变形造成巨大的破坏。现场领导立即在坝前安排了警戒哨,如果发现采金船,就立即通知所有人员撤离。11点左右,入库流量达到了5300m?/s,我和老易再次接到指令,五孔闸门逐步调到全开。由于闸门频繁起落,自动启闭程序已经无法使用,只能手动方式纠偏进行操作,闸门一点点的提升,每上升1米,都需要很长的时间。11点08分,正在3号闸室提升闸门的我们看到黄河公司小李急匆匆的跑来告诉我们:西安铁路局汉中工务段乐素河车间通知,有2个13米长,直径2.5米的装有油料的油罐已经漂过他们区域正向水库漂来,如撞击大坝可能会产生爆炸,请设法控制和防范。咋一听这个消息,我脑袋一蒙,只觉得头皮发麻,乐素河离我们只有几公里远,按照这个流速,很快就会到我们水库的,可是还有两个闸门没有按要求提升起来,怎么办?会不会在我们正在提升闸门的时候,油罐就会漂来撞击大坝产生爆炸?会不会就是撞击我们正在提升的这个闸门?爆炸的威力有多大?会不会我们来不及撤离就爆炸了?飞快得想着这些,十几个小时没吃东西,低血糖加上心情极度紧张,我只感觉一阵眩晕袭来,感觉浑身无力,但是面对险情,我必须保持冷静,我赶紧让老易接替我继续操作闸门,微微颤抖的手掏出仅剩的一根烟点着,深深的吸了几口,稍微平复了一下,对小李说:你做好监视,发现油罐立即喊叫我们撤离,我们继续按指令提升闸门。在极度的紧张和提心吊胆中,我们于12点50分终于把五孔闸门全部提起,并加了锁定,此时雨已经完全停了,天空也亮了起来。

图片2.png

回到值班室,吃了一个小面包喝了一瓶水后,稍微好了一点,心情也放松了不少,用微信发朋友圈报了个平安。坐到办公桌前,我才知道陕西省水文局再次发布了洪水红色预警信号:预计略阳水文站可能出现5600m?/s的洪峰流量。12点20分略阳流量已经4800m?/s,上游略阳县城部分地区已经淹没在洪水之中,而此时的巨亭镇也已经一片汪洋,下游阳平关镇老街和宁强二中等地也已经淹没在洪水之中。

13点22分,一艘15米长的铁船在轰隆几声巨响后从5号闸门漂过。15点18分1#油罐从3号闸门漂过。15点22分2#油罐从3号闸门漂过。15点33分略阳流量达到峰值5400m?/s。根据略阳流量测算进入我们库区的最大洪峰流量约7000-8000m?/s,为防止洪水漫过尾水防洪墙发生水淹厂房,下令全体人员于15点58分撤离至坝顶,启动柴油发电机向厂内厂外排水泵供电。16时入库流量6800m?/s,出库流量6800m?/s。最大洪峰即将入库!此时现场所有人员都聚集在坝顶,饿了一天的大家伙儿纷纷开始烧水泡方便面,我端起一桶泡面几口吃完,又把汤汁喝的一点不剩,仍然感觉意犹未尽,什么时候泡面这么香了!习惯性的把手掏进衣兜摸烟,却发现只剩一个空盒。大家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小声的交谈,翻看着手机,享受着大战之中片刻的宁静。18点30分左右入库流量7020m?/s,19点10分入库流量6770m?/s,水势开始回落,最大洪峰平安过境了!所有人悬着的心落地了!

图片3.png

19点左右,受县领导派遣的宁强县水利局两位副局长带队的抗洪抢险先遣小分队经过6个多小时的翻山越岭赶到了巨亭水电站大坝坝顶,带来了最新的消息:县委书记和县长都在巨亭指挥抗洪抢险,并调派了大型机械正在全力以赴打通受阻的道路。12日零点,入库流量5500m?/s,洪水在慢慢消退。大坝灯火通明,忙碌了一天两夜的人们都靠着椅子或沙发或墙角昏昏睡去,30多个小时没合眼的我靠着水利局李工送给我的一包香烟支撑着仍然在监视着水情。12日07时入库流量3029m?/s,12时入库流量2560m?/s,16时入库流量2017m?/s。18点多,受阻的道路终于打通,从后方赶来接替我们的同事到了大坝,见面的一瞬间感觉是那么的亲切,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吧!48个小时,竟然如此的漫长。

在回巨亭生活区的路上,看见了满目疮痍,触目惊心,流溪沟村委会边的民房一层全部进水,老百姓们正在清理房间内的淤泥,村卫生室旁的平房竟然后墙都冲走了,从前门可以直接看到仍然奔流不息的江水。一路上到处都是塌方滑坡,一台挖掘机正在进行清理。回到巨亭镇老街在炊事员家里吃过晚饭后,我和老易准备回宿舍休息,转过弯就看见镇上一片狼藉, 安置点所有房屋均进水达3米的痕迹赫然在目,广场全被淤泥覆盖,淤泥中半掩着数不清的物品,桌子、衣物、电风扇、锅饭瓢盆……还有许多上游飘来的生活垃圾、树根等都“躺”在大街上,数台装载机正在街道上铲淤清障,各家各户的人们都在从屋里向屋外冲洗清理淤泥,民兵连正在清理巨亭镇卫生院和小学,到处都是忙碌的人们。街道上堆积着商户们被水浸泡过的货物和纸箱,成箱成捆的啤酒饮料,堆积如山的大米、面粉、饲料,成堆成堆的服装鞋子全部被淤泥包裹着……“损失太惨重了”我们经常光顾的超市老板对洪水的猛烈无情不胜嘘唏。回到宿舍,看到一楼已经基本被同事们清理了出来,地板上墙壁上依然有泥水在慢慢渗出,大厅十分空旷,餐桌、冰箱、电视机等等都被洪水掠走了。顾不得这些了,40多个小时无眠无休的我们只想好好睡一觉,明天还有更重要的工作等着我们。

图片4.png

发生在2018年7月11日的这场洪水,达到了20年一遇的洪水标准,是1981年“8.18”洪水以来最大规模的洪水,重现期37年。 它给嘉陵江沿岸的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也给我们的事业带来了巨大的考验,洪水已经退去,工作和生活已经恢复了正常,这短短两天的经历却长久的挥之不去,作为一名正积极向党组织靠拢的积极分子,面对这巨大的自然灾害,我没有退缩,勇敢的履行了属于自己的职责,践行了共产党员冲锋在前的光荣传统,这其中对于灾难的恐惧、直面生死的内心挣扎、尽忠职守的信念深深烙在我的心田,一直在我脑海里浮现。因为经历了,所以懂的珍惜。这难忘的经历将使我在以后的生活中更加自信的面对困难和挫折,以更加坚定的信念投入到新的工作中,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以上文字是我亲身经历的记录,以纪念这不平凡的2018年仲夏。